2012经典汉字,非“哭”莫属

2020-08-09

写总结、作报告、回顾过去、展望未来,这是所有机关单位每到年关岁末必然履行的工作环节,通常来讲,其固定的模式是领导在台上慷慨激昂一番,台下掌声一片,告之结束。既老土又老套,年年如此,岁岁依然,僵硬而且程式化,一点都不出彩,让人觉得越来越不好玩。好在近十余年来中国有了网络,开始逐渐打破这种僵局,起到了弥补缺憾的作用,多多少少让皇天厚土有了一丝生机,有了一些飘逸的“美”。

与以往固化的“ 年终总结”相比,来自网络平台的年度评判,可谓花样翻新,异彩纷呈。神马“年度人物”、“年度流行语”、“年度写手”、“年度汉字”...等等不一而足,瞬间从四面八方,犄角旮旯一齐涌来,在大大丰富见识的同时,也让人们足足地娱乐了一把。因此,个人以为这是一个“美好”的社会,至少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,而非不辩黑白地听一家之言打瞌睡。当然,这要感谢我们“纯洁的裆”,感谢极易达到“高潮”的人民教师何桂琴。是她的率先高潮,启发了人们,牵动了人们,让人们有机会被“纯洁”之外的哪怕一点瑕疵就能刺激的嗷嗷乱叫,兴奋不已。

2012年,是完全独立的一年,就如姑娘去岁黄花,今朝人妇一样。中国即将过去的一年是在步履踢踏中把时光打发走的。至于是向前还是后退,那是题外话,又如,拾捌会议在今年召开而非往年。所以,中国在变化,这一点必须予以肯定。当然也有坚持不渝、始终贯彻的东西,比如“坚持特色建设”之方针、比如“坚决拥护”、比如“誓死效忠”、比如“强拆”、比如“维稳”....但是,这些关键词早被历年年终总结所收藏,对于2012既无新意,又无创意。当一种无力扭转的东西融入身体,成为习惯之后,个人能做的就是,尽力争取,尽快适应。不是有过漂亮诗句这样说的吗:“你不能左右天气,就去改变自己的心情,你不能改变环境,就去改变自己的态度。”听起来,确实有些消极,甚至宿命。但想想你是生活在一个独具特色的神秘国度,也就释然了。因为“宿命”就是中国性质。

那幺,说来说去,2012年度关键汉字是什幺?我真的说不好,也不敢妄下结论。用经典国语注释就是:“不是皇军无能,而是八路太狡猾。”,用流行歌词再释:“不是我不明白,而是这个世界变化快”。如果一定要做一个选择,我弱弱地以为“哭”字可否当选?

2012年,用哭声一片来形容,个人以为甚是贴切。且不说,有多少流离失所的人蹲在被强拆后的废墟上哭泣,也不必说,有多少小商小贩正在城管威武的棍棒下大声哀嚎祈求。就连天子治下的京城,居然因为排洪不畅能让多人魂游天河,伤心流泪自不待说。不过,这都是布衣之哭,完全可以忽略不计。最动容的是那些一边哭泣一边贪腐不断的党国灵魂,他们不是演员,却表演的惟妙惟肖,几可乱真。谁能想到他们满含热泪、一腔怒火地控诉西方资本主义腐朽的同时,又把妻儿老小、大宗钞票移居海外?尤为不能让人无视的是,“微笑表哥”也一改常态,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表示很冤枉。国际社会也莫不如此,周边列国视我为虎狼之邦,夺我岛屿,杀我边民,个中伤心的理由数不胜数。而中日纷争引发的国内自残,更是令人怵目惊心。最搞笑的是,为了激发哭点,中国居然连西哈努克这样的独裁者也拿来悼念,并为其降半旗。中国伤心欲绝之态昭然可见!

当然,上述哭泣只能起到过度作用,年终升级版的哭泣才是完美的总结和升华。

聚焦拾捌大,乃举世瞩目的大事,也是2012年度中国的精华所在。首领的一篇讲话稿感动了天、感动了地,有心人巨晓林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,放声而歌“找到了...找到了...”。他到底找到了什幺,用他自己的话说,找到了一个词汇概念——“期盼”。在最不缺乏词汇的中华汉字中,他能为“期盼”而倾倒,为之激动、为之落泪,不能不说他是一位奇人。一位从未食人间烟火,独具特色的典型。但是在我的眼里,我所能发现的是,他首先找到的是“六十四页演讲稿”、“三十八次掌声”,还有一丝不差的数字记忆“2012.11.8”。据此观察,原来,受人尊敬的裆代表根本无需参政议政,更无须独立思考,只要精确地记住某些数字就算完成了使命。——中国就是需要越来越多这样的有心人。

巨晓林在极度哽咽的哭声中向与会代表们吟读了自己的大作“找到了...”,完成了使命,燃烧了网络。同时也契合了ccav等主流媒体的渲染思想,为伟大的2102中国画上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感叹符,堪称不朽之作!作为草民的凡夫俗子焉能不步其后尘?

哭吧,哭吧,男儿哭泣不是罪,只因未到感伤处!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