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惠利中学校长重新诠释「三思而后行」

2020-07-17

李惠利中学校长重新诠释「三思而后行」

位于葵涌葵叶街的循道卫理联合教会李惠利中学,名字很长,历史不短,创校三十七年,当年碰巧发生了极具争议的金禧罢课事件。2002年上任的张钦龙校长,掌舵十二载,接近学校寿命的三分之一,在本港中学界买少见少,带领学校稳步上扬,但在位久不代表故步自封,落伍老土,反之极力拉近与群众的距离,并重新诠释一句寻常话:「三思而后行,不是指反覆再三思虑才做。」那是什幺呢?看下去自有分解。

位于葵盛邨对面的循道卫理联合教会李惠利中学,那一带集结了学校群,附近环境幽静,稳重而健谈的张校长笑声洪亮:「哈哈哈,一讲李惠利,送货工人不时会送错去九龙塘那一间,尤其是政府办学甚少使用人名,但我们之间没有关係,这儿是标準的文法中学。」张校长所讲的香港专业教育学院(李惠利分校),原本座落九龙仔联福道,前身为李惠利工业学院,现已搬到将军澳调景岭。

生于上海、香港发迹的商人李惠利,被誉为「钟表大王」,赚到几桶金后致力回馈社会,以其命名的学校不少,但每所学校的办学宗旨迥异,李惠利根据循道卫理联合教会的理念製造社会楝樑。「本基督精神,发展全人教育,六育是灵、德、智、体、群、美,校训『各尽所长』简单有力。」张校长为人爽快,三言两语便交代了学校背景。「我们的特色『三剑侠形式』,学校附近有堂会和社会服务处,互相合作和协调,一些活动有效互补(如场地),并且强调生命教育。」

文凭试自由选科利弊

新高中来临,经验丰富的沙场老将张校长见招拆招:「李惠利慢慢由二十四班变成来年的二十七班,主要是高中由四班拆成五班,教师照顾较少的学生,效果更好;老师方面,由于通识列入必修科,课时重新分配,老师也要面对转型,教担加重了,但现在的『丧补』现象对师生其实不太健康。」

文凭试任由学生自由选科,有利有弊,张校长看得透彻,给学子们一点小提示:「旧制时,学生选科清晰,理就理、文就文,相对容易,但今时今日,我们鼓励他们从心而发,根据自己的兴趣随便拣,就算物理配历史亦可,往往忽略了科目之间的互通性,其实理科和文科之间存在相辅相成的关係,生物、化学和物理是有互通性,学习层面阔一点,如biochemistry便是一例,现在学少了,基础有影响,学生升上大学后问题慢慢浮现出来。」

话虽如此,坊间常说一蟹不如一蟹,张校长绝不认同:「新制对中、英的要求增高,我觉得这一代学生的表达能力,理应比上一代更高,以往考试讲求学术性多点,不过回到基本步,最重要是自主学习,只要愿意备课、听书、做功课、温习,你一定成功。」

「看数据,大学的升读要求略为不同,以往中文及格率是九成,今天DSE中、英科仅得五成左右,亦就是说『最低消费』不再一样,提供多元出路是必须的。」望望世界,冲出香港,天空更大更阔,张校长借此作出呼吁:「香港适龄中学生减少,入大学率变相升至三成左右,可惜,就连band 1学校中六生都不是100%皆大欢喜,那幺,我们亦不应该把自己局限在香港,台湾、内地、韩国升学机会多的是。」

喜欢金庸的张校长,言谈间散发着武侠精神,主动谈到现今的不公现象。「当学生减少,抢学生怪象愈趋普遍,外面的人拣学校一般只看学术成绩,导致一些学校有时迷失方向,好简单,为了提高成绩,校方可以集中资源扶持精英班,最容易、最快捷的途径,这样等于放弃了部分学生,造成竞争不公平。」

作为家长的,又会用什幺準则为儿女选学校呢?张校长继续抱打不平:「你说多奇怪?一间学校的生死,居然操纵在仍未入学的家长手中,即使现在的家长对学校十分满意,学生过得惬意,也阻止不了学校被杀,我认为在机制上我们是时候进行检讨。」

「今年升中派位头三志愿九成几达到历来最高,家长不是没有选择,现有制度已经很合理,应该给学校多一点空间,而非让学校背负杀校的压力求生,给时间慢慢完善未完的事。」张校长咧嘴而笑:「低头拉车时,举头望明月,我们常常强调世界视野,先要带学生看世界,不是独沽一味地做、做、做。」

马斯洛理论说明隔阂

张校长引用马斯洛理论(Maslow's Theory)来说明两代隔阂:「生活年代不同,我们以前的社会资源匮乏,升学竞争比今日更大,教育当年奉行精英主义,我常问家长:『记得几时第一次食寿司吗?』我自己在大学毕业后。」吸一口气,张校长再说:「富裕社会的小孩几岁人仔就吃寿司,有些会日日吃,反映新世代已离开马斯洛理论的最低层次,一般也在第三层次,追求理想、追求个人满足,因此他们向上游一定比我们难,这说法是希望家长了解孩子多一点。」

学校是一个有机体,造就孩子发挥潜能,培养正向价值观。「所谓『三思而后行』,不是指重複思想三次,而是先去想自己,再去想其他人,第三层是易地而处,从反对者的角度再想一次,只管从自己的角度思来想去,最终只会钻牛角尖。」

张校长是中大化学出身,喜欢左沟右沟,大学三四年班时,开始成为导师,自感有春风化雨的天分,加上同一科的朋友多数走上教师之路,于是决心走入教育界。「1986年入行,大约都成三十七、八年(记者的弟弟同年出生,快速反应:「二十八年」),哈哈,入行距今二十八年,服务过三间学校,2002年来到李惠利,上一间是将军澳的迦密主恩中学。」

回忆总是薄荷味,张校长头一年在屯门任教,长途跋涉兼早出晚归,翌年转校,深深体会三思而后行的道理。「记得教中三班的数学,我做班主任,有一课是教百分比,当时那班学生能力较弱,因为百分比看似不难,以为讲完了就得,岂料那班学生眼光光望住你,心想自己在小学已读完,根本是莫名其妙,究竟他们不明白的地方是什幺?我实在不明白。」

迦密主恩中学1987年开校,乃将军澳区内唯一的英文中学,宝林邨当时仍未落成,可想像到9月开学时,校园俨然新市镇的孤岛。「政府规定不能延迟开校,没有巴士、没有电话、没有传真,也没办法留堂,学生必须齐齐搭校巴返学和放学。」或许,今日学生难以体会当年与世隔绝的情况,「哈哈哈,电视台头条报道「一间与世隔绝的学校如何开办」,皆因社区未发展,周围是地盘,校方被迫困住学生,没办法让他们外出。」

坏学生出书讲当年事

作为开国功臣之一,张校长与战友们齐心协力,带领学校发展,成绩不断向上,但一名高分低能学生的危险动作,校长如今说起犹有余悸。「那同学在会考斩获二十二分,来读化学,神奇地,他好像没有实验室经验,连最简单的燃点本生灯也不懂,拔了喉才点火,随时发生爆炸,幸而没有酿成灾难,难道中一到中五也没学?为何中六也不懂燃点本生灯?」

张校长在老师时代另一难忘的是一名「坏学生」,但坎坷过后有艇搭。「我当时是训导主任,罚学生绝不手软,何况是有黑道背景的,他被我们踢出校。世事如棋,2011年他写了封信给我,原来他之后成为一名老师,考到两个硕士学位,写了一本书,细诉当年被踢出校的经过,其背景也异常坎坷,又记得我对他的一句话,老师真可改变一个人的命运。」

自言天生顽皮捣蛋的张校长,中学成绩优异,拿到奖学金,当年已亲眼见证了虽死犹生。「哈哈哈,以前中学做实验落重本,不是用白老鼠,而是用白兔解剖,手起刀落,切开了那白兔才翻生,吓得我全瓶哥罗芳淋下去!」张校长拥有金庸笔下的侠义精神,相信与当年的白兔无关,而是受中学班主任感染。「当年学校也颇为宽鬆,记得中五其中一堂,神推鬼差,一次过不见了九名学生,他们逃课出去食下午茶,虽然不是约定,但一下子不见了九名学生之多,老师怒不可遏,说了一句『我一定罚你哋,否则帮你哋挽鞋』。」此言一出,驷马难追。

「事件搞得很大,当时快会考,谁想临尾香,于是班主任郑淞生老师亲自出马求情,极有义气,而且那老师是学校的捐款人,郑老师为学生去到好尽,希望低调处理,全班同时联署求情,最终他们大步槛过,我们叫他们做九大行星,哈哈哈!」笑声不断的访问结束,张校长笑傲江湖,感染力非比寻常,记者离开时身心舒畅,总算缓和近期乱局给人带来的郁闷与愁烦。

撰文︰潘天惠

摄影︰郭锡荣

[email protected]

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李惠利中学校长重新诠释「三思而后行」

李惠利中学校长重新诠释「三思而后行」

李惠利中学校长重新诠释「三思而后行」

李惠利中学校长重新诠释「三思而后行」

李惠利中学校长重新诠释「三思而后行」

李惠利中学校长重新诠释「三思而后行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